• 看到百度吧里有人在讨论如果朱标没死会怎么样的问题,当然了某吧里的小loli们很傻很天真的喊着:朱棣还素会造反滴~~~~之类的话。我很无良的去回了一个贴,逼问根据何在。。。现在想起来,真是无聊啊,如果那些loli聪明的话,没准会回答我:“都被朱棣改了!”那我可能还会哑口无言。不过她们并没有这么回答,依然很傻很天真。。。

    我也在想,如果朱标真的没死的话会怎么样?他肯定不会像他儿子那么蠢,听几个腐儒怂恿就贸然撤藩,武将全死完了也没什么关系,不是还有四弟么?嘿嘿,凭他和朱棣的关系,没准明史上会这样写:

    北虏犯境,上令燕王出塞击之,诸将俱听燕王节制,XXXX年X月XX,大破敌于XX,斩首数千,收辎重军器无数,余者皆乞降,北境悉平。燕王乃还,献俘于金陵,上赞曰:‘有贤弟若此,朕复何忧?’遂令皇太子去京十里,以迎燕王,上执手与宴,群臣皆言棣萼相辉,上悦,与王沾醉而罢归。后重赐金帛,王谢曰:‘赖陛下英断,臣何敢居功?’固辞,上不许,转赐护军将士。

    好像YY得很美好啊~~~可是,万一他哥又死在他前面(很有可能),换小正太上台的话,会不会还是要听信黄齐方锵锵三人组的话,做那件事?那时候要造反肯定不大可能了(年纪一大把了),所以结果可能会是:

    时诸王多坐废,帝以黄齐之言,削燕王护军,罢王府属官,欲加罪于王,燕王积忧成疾,乃上书于朝自辨,乞帝念骨肉至亲。帝揽之色变,几至泣下,曰:“朕以棣与亲最近,不忍穷治其事也!”齐黄诸人再三谏曰:“燕王功盖天下,怀不臣之心久矣,不因此时图之,他日难也。”帝乃止,复下诏治燕王罪。燕王对左右曰:“我太祖高皇帝、孝慈高皇后嫡子,国家至亲,岂可受小人折辱?”言罢,乃引剑自刎,左右欲救不能,皆悲泣。

    好像YY得太惨了啊~~~~不过按朱棣那个性格,说他能忍辱偷生,我也很难想象啊~~~于是后面史书的评价也许会是:

    燕王棣少长习兵,雄才大略,镇北平屡却强敌,后瓦剌鞑靼数犯边境,奈何朝中无人,太祖屠尽勋将,燕王虽未战死沙场,然已死于小人口舌之下,何人尚可统军北上耶?北虏竟长驱国门,直入中原,向使燕王尚在,何至于斯?恨哉。。。

    太YY了~~~~有趣~~~~

  • 昨天和斑马议论到阿棣很容易动感情,史书里经常哭啊经常哭啊(真的),又喜欢看那些才子佳人戏的时候,斑马说,搞不好他会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——“某公子和某小姐”好可怜哦~~~~这样子……

    他喜欢的那些戏,的确有不少这种白滥言情细节。

    于是我想,要是这样的话,那……

    徐皇后会不会满脸黑线,心想回宫再收拾你……

    杨士奇会不会浑身起鸡皮疙瘩,心说皇上这可是大庭广众啊……

    杨荣会不会默默观察外加心里碎碎念:看在皇上您亲手给我切西瓜的份上,微臣我啥都没看到……

    解缙胡广等人会不会大拍马屁,连声赞皇上您悲天悯人真是明君啊大明之幸啊万民之福啊……

    夏原吉会不会犯嘀咕,皇上有失人君之仪,我该不该劝谏呢?劝了他会不会听呢?万一他不听,还生气了呢?上次看花灯他还赏我妈那么多钱,现在扫他的兴是不是不大厚道呢……… 

    郑和………………跟着哭,5555555~~~~就是就是!好可怜的说~~~~~

    至于金幼孜么,大概会面无表情悄悄奋笔疾书:永乐X年X月XX,上观贾氏新剧,甚感怀而悲,几度泣下……

    题外话,我说老金是个八卦男可是有根据的,跟着阿棣去北征,一路上记了皇上不少八卦,包括英明神武的永乐大帝兴致勃勃的追赶一只兔子的故事(黑线ING)……原来太宗文皇帝都是要打兔子的,李二也打兔子,朱四也打兔子……兔子啊兔子,你们家族啥地方惹着这些皇上们了……为啥不打点猛兽,专欺负人家小白兔呢?疑惑ING………………

    关于某人经常哭哭啼啼的事迹,改天有空了再收集。

  • 忙了几天没上网,然后再上,已是物是人非,完全看不懂XQ的YY贴里到底在吵什么?貌似还吵得挺热闹~~~~好像既不是在讨论历史问题,也不是在砸文,更不是在掐人,那……那到底是在说什么?似乎是从前的人有一些恩怨,后来的人有一些误会……我得承认,我那脆弱的小心灵被掐架的吓到了,至少,掐得我没兴趣再继续填下去……幸好有强人写文画图了,我就搬凳子看好了~~~~等啥时候兴头上来了再说………...
  • 竟然已经Y到了第七贴,有人叫我写藏马逼宫,癌陀螺兵变,我就写了……如下…………

    未几,北地诸侯雷禅崩于战神殿,皇太子幽助继位,是为世宗。幽助者,雷禅遗于民间之子也,为人刚直勇毅,豪侠任往,向与孝睿皇后有旧。

    未时,携国宝琉璃出南殿,与辅国大将军北神径诣边陲,神以其轻敌,固谏,未听,独与上语:“朕新登基,愿品陛下香茗。”上遥闻之,笑与后曰:“卿之友甚佳。”命扫百花之塌,设茗品,严军以待。复令后携六将屯于偏殿,曰:“事不谐,卿当奉号令而诛!”后乃引军至偏殿,私语诸将曰:“吾诚知助祸在朝夕,今上已有取天下之心,何所不为,彼若临难,当何处之?”众将皆曰:“当唯命是从,未敢有异。”后称谢。

    上微服与妖驼入苑中,会世宗于内殿,世宗出示国宝之石,曰:“今天下三分,吾父已中道崩殂,何妨要天下英雄,与君并吾会猎于此,胜者当有天下!以此物为信。”

    向二鼓,已申时,上欲使伏兵至,击杀当场,后引诸将昂首而出,曰:“愿纳其言。”上大惊,问之,后谢曰:“陛下若处以元良,则天下归心,如不从其言,吾唯此身以对,不复事陛下也!”上省之,叹曰:“卿何背我!”后再拜曰:“诚忧国家,非为私计。”上不语。时有西境诸侯躯者敕书至,言请和。上乃顾左右曰:“此亦吾之所愿也。”丞相陀等皆黯然,后请降手敕,上从之,后出耀阳门宣敕,散尽百官左右,天下所以安也。

    太史梦曰:武烈帝少有大志,胆气过人,心怀天下,虽屡历难而不堕其青云之志,千载之下,犹言勇也。《孟子》曰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”诚哉斯言。以四海之广,庶民之众,虽绝伦之力不能制也,终酿萧墙之祸。其失国而处泰然,更不忍行戮于后,或曰以宗庙大器私其所爱,然杜祸乱之原,可谓功泽千古也!

    夫君子至诚,此古之礼也,然天下三分,向使相争,必生灵涂炭,社稷泯绝,以万民之安要一人之名,窃为君之者所不取。惟明智君子,深识长虑,然后知其为益之大而收功之远也。孝睿皇后背秦晋之约,推刃同气,或有小人以为口实,万般贻讥,然执大道而忍弃君恩,行公义以扶天下危,何惜区区虚名?壮哉,千秋犹闻其声,智者当如是!

  • 早在当年上官住在我家里,每天早上七点起来热牛奶煮鸡蛋,每天中午炒菜煮饭,每天晚上下面条炖饺子(饺子是不用炖,但我是为了押韵……)的时候俺就已经觉得她很贤惠了~~~昨晚她又贤惠了一把,把这个blog给申请了装修了粉刷了就差搬点三大件过来了,虽然她自己说是被多次询问我什么时候搬家的众人烦到了,但这种雷锋精神毕竟还是雷锋得紧(喇叭号召广大筒子们学习!尤其是所有俺认识的人~)

    话说俺多少还是有那么点不好意思的(真的!绝对是真的!)可是俗话说得好,有好处不占就是傻蛋(啥?)再说了别人送的东西不收就是对人家不尊重,所以俺很聪明很有礼貌的把她的好意笑纳了……

    昨晚一直备课备课,也没来得及多看,今天一觉睡醒了爬上来逛逛,觉得不写点啥就是对不起官官,于是俺很勤奋的开始敲字~~~~~虽然都是水,不过现在快到夏天了,重庆又要开始干旱缺水,俺多灌点水也是给重庆市的自然环境做贡献了~~~~~~~~